超懒得想昵称

可能否 🔞

第一次开车,没驾照,练手文


咱们评论见🚗


阅读愉快❤️

特别的 番外

*留学生脑洞,一个番外的一部分
*文笔渣,流水账
*大家阅读愉快




“喂,景瑜,你今晚还要在图书馆看书吗,需不需要我做饭给你送过去?”

“不用了,我过一会儿就回去,你先吃着,给我留着就行。”

来英国大半年了,两个人也习惯了照顾对方,不论是熬夜时的一杯温水,还是放假在家一起做饭打扫卫生。

这些琐碎的事情好像也抚平了在异国他乡的惆怅。

反正还有他啊。

他在家里等我啊。

尹昉还是在家等着,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估摸着黄景瑜快回来了,走进厨房把准备的菜倒进锅里开始烹饪。

是黄景瑜喜欢的番茄鱼和排骨。

时针指向七点的时候,尹昉听见门锁转动的声音,接着就是换鞋把书包放在鞋柜上的声音,尹昉没回头看也可以想象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

不过三秒,背后就贴上来一副温热的身躯,青筋凸起的手臂搂着尹昉精瘦的腰,耳边是黏黏糊糊的黄景瑜的声音。“昉儿,好累啊,看书看的我眼睛疼。”

像一只大狗。

“诶,昉儿,你今天去买鱼啦?嘿!还有排骨?昉儿这是要犒劳我?”

“是啊,您敲代码辛苦啦,我不犒劳你谁犒劳你,嗯?黄先生?”按住黄景瑜乱摸的手“快去把饭盛上,把筷子摆好,开饭了。”

男孩子在吃饭时话总是很少。黄景瑜吃饭挺快的,而尹昉总是细嚼慢咽的,也总提醒黄景瑜,吃饭慢慢来,吃太快对胃不好。这种话都说了太多次,黄景瑜也就比以前慢了0.1秒吧……

黄景瑜吃完了就开始盯着尹昉看,尹昉总是被盯地难以下咽了才说一句“景瑜,别看着我,我吃不下去。”

然后,黄景瑜就变成了,总在碗里剩一点,一粒米一粒米的挑捡着吃,边吃边看。

其实这样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并不是从出国就开始,黄景瑜突然想起来以前自己还住在自己的单身公寓里的时候,三餐不定,睡眠不足。活脱脱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

自从搬来了尹昉的公寓,瞅着自己的腹肌就快九九归一了,但又舍不得他家昉儿做的饭。更何况,他总觉得,这才是家。他和尹昉的家。

或者说,有尹昉的地方,才是他的家。

快暑假了,他们商量着不回家了,冬季的寒假再说。暑假时间不短,他们想先在欧洲旅行,却一直没商定好路线。黄景瑜一直想去挪威,在心里悄悄地计划着。尹昉想去法国,也在心里悄悄的计划着。



TBC




其实想问一下,这个是番外,大家想要看正文么,正文前几天连载着,但是写的确实不好,我文笔很渣啊,如果大家想看,我就接着肝,如果不想看,我就随机写写番外(学习一下开车,想在他们旅游的路上来一个豪华单车)。大家就在评论告知一下吧。来自一个苦逼的激情产粮小白



脑洞!拖稿作家瑜X催稿责任编辑昉

写在前面,这个人设以前在一个太太的点梗下面说过,但是现在就很想讲一下自己的脑洞。只是稍微更具体一点。要是有哪位想写也可以啊。


黄景瑜和尹昉以前是大学同学,都是中文系的。还是一个班的同学,但是就很普通的同学,毕业了以后景瑜当了一个作家,昉当了编辑,然后就碰见了景瑜,成了他的责任编辑。

黄景瑜就经常拖稿啊,尹昉就来他家催稿。然后大学同学嘛,就还经常一起吃饭,或者去景瑜家催稿的时候还会做饭一起吃。

然后两个人就发现了对方丰富的一面,和大学只是点头之交不一样的对方。

黄景瑜先发现了自己好像喜欢尹昉,然后就把自己手上的长篇连载加急赶完,在社交软件上给粉丝说自己接下来要写一个关于自己的喜欢的人的短篇故事。


尹昉就知道了,突然就觉得很心塞啊,发现自己很喜欢这个大男孩。


昉拿到手稿就发现好像写的是自己,去问景瑜,东北男人爽快承认。


皆大欢喜,然后腻腻歪歪,没羞没臊。一如既往的拖稿,让昉肉偿?然后愉快写小说,而且质量数量与日俱增,因为昉生活灵感如泉涌。

特别的 3


*留学生脑洞,但剧情进展缓慢
*文笔渣,流水账
*大家阅读愉快



从那天的初遇以后,黄景瑜每天都在莫名地期待每周六的到来,好像枯燥的大三生活和老师上课照本宣科的专业知识都显得无比可爱。

而另一头的尹昉,每天还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不仅要提高GPA,还要为雅思考试做准备,除了偶尔在脑海里冒出一瞬得小虎牙,好像没什么和从前不一样。一样的充实,一样的满足,当然,好像还有不一样的小期待。

周六的早上,本来应该是黄景瑜赖床,唧唧歪歪让室友带饭回来的日子,但是今天却在室友一脸不可思议的目光下走出了寝室,哦对,嘴里还哼着不知名也听不出调的歌。

早早到了那里,却看到尹昉已经坐在那里,手上翻着一本打印的资料,凑近一看,应该是管理类的专业知识。

“尹昉,来这么早啊?”

“嗯,起得早,就过来看看书。”尹昉说完又低下头接着翻着PPT,一时相对无言。

黄景瑜拉开尹昉旁边的椅子,一屁股坐下,目光一直随着尹昉翻动PPT的手指。比自己的要纤细,指甲剪的刚好,很圆滑,指关节不算突出,但是就是很好看,一点也不娘。

黄景瑜见过好看的手,但无一例外地觉得都有点过于女人化了。嗯,还是尹昉的好看。

“你来这么早就是为了在这里坐着啊?”趁着黄景瑜脑洞大开的时候,尹昉转过头问他。

“没没没,这不是刚才爬楼梯累么,歇会儿。”黄景瑜有点尴尬的摸摸鼻头,从书包里拿出来了一本词汇,漫无目的地翻着,随机抽取几个单词象征性地背了背。

翻着词汇书,脑子放空,自己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旁边的尹昉用余光扫到男孩,看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悄悄弯了嘴角。果然还是很少年心性。

“景瑜。”

黄景瑜听到自己的名字在尹昉嘴里很温和地被叫出来,一个激灵。

尹昉看着黄景瑜一副惊吓的样子,心想是不是人家不喜欢这么亲昵的称呼“我可以这么叫你么,要是不喜欢就算啦。我……”还没等尹昉说完,黄景瑜着急忙慌的打断他“就这么叫吧,我挺喜欢的,真的。”

“哦,好。我就是想问你,今天中午你要和我一起吃饭吗?我自己做了饭带过来的。”

“好啊,我正愁今天中午没饭吃呢。我们昉儿贤惠啊!”

“去你的,别瞎说。”

黄景瑜选择性忽视了尹昉有点泛红的脸,因为要是不忽略,他怕自己又想伸手上去捏一捏。上次在地铁口的惨痛教训让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贸然行事。

好像从尹昉的午饭邀约开始,他们之间亲近了许多。偶尔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一起约着整理口语话题,下午课程结束还会留下来多呆半小时,背今天讲到的生词,再一起坐地铁回家。

黄景瑜最喜欢的就是在地铁上他俩聊天的时光,尹昉认真的注视着他,听他讲话,是不是听到好笑的段子就笑的像个小动物,快乐而满足。眼睛也时常带着光亮,不像平时波澜不惊的模样。

啧,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还没有联系方式。黄景瑜看着正在讲自己出国游学故事的尹昉,心里暗戳戳地想,今天一定要拿到尹昉的微信。啧,怎么开口呢?

就这样想了一路,还差两个站尹昉就要下车了,黄景瑜还没想好怎么顺其自然又不显得自己过于主动的才可以拿到尹昉的微信。

听见地铁上提示的女音响起,心一横。“昉儿,你手机号是多少?我今天那个口语话题整理的有点乱,今晚我看完想再问问你。”

尹昉报了一串数字,黄景瑜打开手机快速的记下来,然后在心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尹昉不知道,自从他把手机号给了黄景瑜,他的手机使用量比以往多了三倍,以前手机一天充一次电,绰绰有余。但是黄景瑜话是真的多,他每天下午就需要在图书馆把手机连在插头上充电。

谈话内容也和最开始的学习毫无关联。

今天我们学校丁香花开了;明天中午想去学校西门漂亮的韩国姐姐家吃炸酱面;晚上室友打球太垃圾,一点没有哥的风采;乱七八糟的小事可以分享一天,第二天依旧有想说的话。

尹昉也在这样的琐事轰炸中体会出了点温暖的味道,和他以前总是游离在外的感觉不一样,以前他只想做好自己的事,也无暇顾及其他,但是现在有人分享自己的琐碎,自己也乐得倾听,让尹昉在每天都像是复制粘贴的生活里,咂摸了点欣喜的感觉。至少每天都可以听那个人絮叨自己丰富的生活,这些都是尹昉以前的生活里所没有的调味剂。



(正文才写到这,而我已经写番外了,果然年纪大了就只想看他们腻腻歪歪的平淡生活。)

家国天下

不敢写长评啊,就碎碎念吧。

很早以前就开始追的文了,当时太太还更的挺勤,每天都在首页看到更新,就很小满足啊。

然后好不容易等到完结,好像结局很……顺其自然。在那个时代,以大帅那样的身份,不可能有美好的结局。

我不担心他俩生离死别,那是那个时代的必然,并不只有他们爱而不得。

但我真的zqsg的为他们揪心。

因为尹昉欺神欺己,说服自己不爱,也不敢让自己去爱。而黄景瑜又那么热烈,满腔爱意都只给他一人展现,自己的孩子气自己的脆弱,自己的不舍和无奈。

我很怕两个人相爱却不承认,就白白错过了两个人有可能创造的甜蜜。

还好,尹昉最后勇敢了,黄景瑜也心安了。

感觉黄景瑜只是需要一个认证,一个尹昉自己亲口诉说的爱意。

更何况在那个时代,家国远比自己的情爱更重要,尹昉的爱只会让大帅在战场上更勇敢,抛头颅洒热血,他知道自己是有人牵挂的。

看到最后大帅战死沙场,觉得自己狠狠地舒了一口气,这样也算完美的结局了。

一个爆哭给太太@有朝一日 ,给太太招招手,能看到我吗??!!

致敬《一日为师》也致敬太太,写文辛苦。我阅读的很愉快

特别的 2

*前面的留学生脑洞
*文笔渣,流水账
*大家阅读愉快




尹昉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黄景瑜咽下那一块排骨,眼神里是自己都没发现的期待和小心,黄景瑜一抬头就看到尹昉满眼期待,有点被吓到地咽下去,还是他第一次觉得这个满身平和气的男孩子脸上有这样……这样可爱的像兔子的表情。

“很好吃啊,尹昉,你挺厉害啊,比我妈强啊这个排骨做得。”

黄景瑜发誓,他听见了尹昉舒了一口气。

“那我们今天中午一起吃吧。反正你也没找到想吃的午餐。”怕显得自己太热情又加上了后一句,尹昉也没反应过来,以前的自己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怎么对这个才认识一上午的大男孩有说不清的热情。

两个男孩子以很快的速度打扫完了午饭的战场。黄景瑜收拾完垃圾扔出去回来就见尹昉耳朵里塞着耳机,手里握着手机,站在墙角翻着什么。

黄景瑜走过去,揽过尹昉的左边肩膀,把半个身子的重量压在了矮他一头的男孩身上。“昉儿,在看什么呢,还有半个多小时你不睡一会儿?”

尹昉有一瞬间的僵硬,似乎是被突如其来的重量压到,又像是被那句黏黏糊糊带着大男孩独有的亲昵称呼吓到。

“我不困。”想了想又加了句“饭后坐着对胃不好。”

黄景瑜听到这话嘴角直接咧开了“哇,尹昉,你是老干部吧?这么养生,你是不是还带了生姜枸杞红枣茶啊?”

“你怎么……知道。”

“我靠,不是吧,真带啦?尹昉老干部,尹老干部,你可真是宝藏老干部啊!会做饭还天天养生。”

尹昉红了脸嘟囔着“现在大家都挺养生的啊……”

“对对对,你长的好看你说的都对。”这句说完尹昉脸又红了一点,但是还是听见了黄景瑜的下半句话“昉儿,你学什么专业的啊?”

“哲学,辅修了管理学。”顿了顿又问了句“你呢?”

“哲学好啊,你一看就很哲学家,至少活得长,不像我,一个稳稳的秃头短命程序猿。”

尹昉听完直接上手秃撸了一把黄景瑜的头发“还挺多的,至少还可以撑个三五年的。”黄景瑜看着尹昉一脸促狭。

尹昉的眼睛平时都是一潭深水似的平静,但是每当他笑起来的时候,圆圆的眼睛都是亮亮的。“妈妈,你看,这个人眼睛里有星星。”黄景瑜突然在心里想到这句话。再适合不过了,这句话,用来形容尹昉的眼睛。

下午的课黄景瑜撑到后半场就有点迷糊了,尤其是听听力的时候,头一点一点地,基本上已经听不见音响里标准的伦敦腔都说了些什么。而在他旁边的尹昉一直在练习册上勾画着关键词,丝毫困意都无。

下了课尹昉慢腾腾地收拾着东西,出了门才发现黄景瑜一个接近一米九的庞大身躯依靠在门边的墙上,见他出来还抱怨了一句“昉儿,怎么这么慢啊,我看老师都和他男朋友走了。”

“又没让你等我。”哽在喉咙又咽了下去“抱歉,走吧。”说出来的却是这句。尹昉也不明白为什么好像对这个阳光的大男孩就是说不出来冷漠的话,好像自己就是见不得他露出委屈的表情。

下了楼梯走到外面黄景瑜才发现,他们俩可能压根儿就不顺路。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傻逼,又转过头把两颗虎牙冲着尹昉“昉儿,你住哪啊?”

“科华路,我在学校旁边租的房子。”

“哦哦,那我俩不远,我在学府路,一起吧。公交还是地铁?”

“地铁。”

尹昉说完就超地铁站走,黄景瑜大长腿一迈跟在尹昉后面。

正是太阳落山的时间,有些发红的阳光斜斜地照在地上,反射的光让尹昉整个人看起里毛茸茸的,仔细看着,发现后颈上有一颗小小的痣,以前的老人都说,那是苦情痣,容易有桃花劫。不知道尹昉的劫是谁。黄景瑜恍恍惚惚的想着,想伸手去摸一下,眼看自己的手都伸到尹昉的脖子了,尹昉一个转头就把他伸出去的手下了回来,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干巴巴地说了句“昉儿,你后脑勺挺圆的,挺可爱挺可爱……”说完黄景瑜就想抽自己两巴掌,你他妈在说啥,你他妈为什么要伸手,你他妈是不是有毒!!!

“噗,可爱?行吧,我就想问你有地铁卡么,没有的话去买票。”

“有有有,直接进去吧。”


特别的

*前面的留学脑洞
*第一次写,所以是试读
*高亮,文笔不好,流水账
*大家阅读愉快




“啊,你们好你们好,我叫尹昉,今年大三。”

黄景瑜刚推开门就听见了一句自我介绍。那两个人一齐转过头看着他,但他只寻着声音见到那个叫尹昉的给了他一个二十年来看过的最明亮的笑容,不知道是因为圆而亮的眼睛还是微翘的嘴唇里可爱的兔牙。

黄景瑜愣过神给了大家一个温和的笑容“我叫黄景瑜,今年也大三了。”

尹昉听到那个也就了然了,这个高高大大的阳光男孩在门外听到了他自报家门的话。

黄景瑜在尹昉旁边拉开椅子就坐下,还没等他们开始热络的聊天,老师就推门进来了,冲大家say hi。

“嘿,还是个漂亮的女老师。”黄景瑜心里想着,下意识的看向了坐在旁边的尹昉。

迎着黄景瑜的目光朝他笑了一下,又低下头安静地在笔记本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有力度很锋利但也似乎带着一点性格的平和之气。黄景瑜又想到了自己的字,叹了口气。

听到叹息,尹昉抬头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他。“尹昉,你的字儿好看啊,小时候儿练过的吧,不像我,老被我妈提溜着骂。”黄景瑜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尹昉觉得就像是一只没长大的虎崽,暗自发笑。“没事,现在大多时候都用电脑了。而且字可以慢慢练。”尹昉说话总是带着点考究的味道,语速很慢,一脸真诚,倒也和他身上平和的心态很应合。

“那你帮我在这个本子上写个名字吧,帅气狂放吊炸天的那种!”黄景瑜把本子推过来,嘴角带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浑身都是少年的气息。“噗,哈哈哈,给你写个名字可以,但是能不能吊炸天就不一定了。”尹昉听完前半句正准备拿过本子下手写,就听见后半句,没忍住笑出来,现在的大学生还这么……这么可爱?

接过本子,提笔就顺手写了自己名字才后知后觉写错了,一个卧槽在嘴边又硬生生咽了回去,毕竟刚见第一面。抬头看了看黄景瑜的表情,满是抱歉的眼神看着他“对不起啊,写顺手了,我下次给你买个新笔记本吧?”黄景瑜大手一挥“算啦算啦,我觉着挺好,你就在下边写上我的名儿,写大点就成。不碍事儿。”

“那你是哪个景哪个瑜?”尹昉嘴上问着,心里还琢磨着明天一定要给他带个笔记本。“高山景行的景,无令瑕掩瑜的瑜。”

尹昉听了下笔就写,一笔一画,铁画银钩。在黄景瑜眼里还真是算得上吊炸天。

“呐,写好了,你看看怎么样?”“贼好贼好,这可是我二十年来写的最好看的名字了。我现在贼稀罕这个笔记本了。”

这边他俩嘀嘀咕咕说了半天,那边的老师和自我介绍完了。听到狭小的空间突然安静,尹昉先反应过来向老师抱歉地笑笑,黄景瑜还拿着本子仔细地瞅着,越看越喜欢,拇指摩挲了两下。又突然觉得自己这样挺傻逼的,连忙放下本子一脸认真看着老师,等着老师的下文。

认真做事的时间过得飞快,都是入门学的雅思,需要了解的东西很多,半天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因为午休时间并不多,老师也建议大家订个外卖或者下楼随便吃点还可以在教室补个觉。

黄景瑜拿着手机刷了一遍外卖的首页也没找到想吃的,转头看着尹昉从背包里拿出来一个三层的饭盒,惊讶的嘴都合不上“尹昉,你会做饭呐?还这么有先见之明的带了午饭?厉害呀。”“啊,我会做一点,也不太想在外面吃就带过来了。你要一起尝尝么?”尹昉刚才就注意到他把外卖的页面翻了个遍,一边看还一边叹气,猜就是没有想吃的,午饭问题没办法解决。也是,现在大学生普遍存在的问题就是每日三省吾身,午饭吃什么?晚饭吃什么?夜宵吃什么?

一听尹昉问自己要不要尝一尝他自己做的饭,连忙点头,又觉得这也太不客套了,小心翼翼地加了句“你够吃么?”

“够的,我做了不少,一人也吃不完,你帮忙解决一点,避免浪费了,而且你吃完还可以点评一下,还没人吃过我做的饭呢。”






留学生脑洞

一个脑洞

黄景瑜和尹昉是在类似X东方的教学班里认识的(年纪相同)

每周末下午都一起上课准备考试出国

慢慢的就喜欢上了对方,但是奈何都很内敛而且最开始也不确定对方的心意

黄景瑜问过昉以后会去什么国家(景瑜想和昉去一个国家啊)但是昉也不确定


一年以后出国,黄景瑜因为原来的房子治安不好就在论坛上找房

碰巧遇到合租的昉,然后同居!!!!

然后就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日子,一起旅行(私心让他们去卡萨布兰卡)一起做饭,一起熬夜肝论文!


(脑洞一时爽)

这个太适合他们了,哪个大大可以写写啊,想看

占tag抱歉